欢迎光临新农民杂志社! 北京时间: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期刊简介 杂志栏目 投稿须知 期刊浏览 在线投稿 互动留言 联系我们
《新农民》杂志官方网站已开通,2019年全新改版,欢迎投稿,邮箱:xnm@vip.163.com

主管单位 河北省农业农村厅
编辑出版 新农民杂志社
社长总编 历 峰
执行社长 付建勇
执行主编 薛海龙
主任编辑 高晓梅
广告通联 陈 洋
投稿邮箱 xnm@vip.163.com
官方网址 www.xnmzz.net
联系电话 0315-2060888
广告联系 13703253161
国际刊号 ISSN1674-9952
国内刊号 CN13-1160/C
发行范围 国内外公开发行
每册定价 20.00元

农民培训 您的位置:首页 - 农民培训

春耕新问题:农民培训多乱杂 “优质种子”满天飞

已阅:43

目前,全国各地的春耕已拉开大幕。近年来,农业生产不断涌现出新观念、新方向和新技术,有力促进了我国现代农业的发展。但记者近期在湖南采访发现,与“三新”相对应的是,备耕中出现了农民培训、产业规划等方面的新问题:培训课程多乱杂,培训内容不能完全满足农民需求;优质品种满天飞,一些种子企业将过去的品种稍微做点改良,换个名头继续推广等。

培训内容多乱杂学得多却学不好

跟过去主要准备种子和化肥等农资不同,如今的备耕,农民更愿意把精力投入到学习农业新知识上。记者了解到,目前有多个政府部门参与农民培训,内容也更丰富实用。但也存在农民需求不能完全被满足、培训课程多乱杂、主体各自为战等现象。

记者了解到,目前农民对培训的需求,主要有两点未能得到满足。一是异地实践性培训不够。湖南省农广校副校长喻宗希介绍,根据他们的调查,异地实践交流是目前最受农民欢迎的模式,湖南省农业农村厅也已启动“千名优秀农民境外培训计划”的三年行动方案。“但别说境外培训,对大多数普通农民来说,县外、市外的交流参观都还没常态化。”喻宗希说。沅江市青年农民周波已是远近闻名的种粮能手,这两年参加的异地实践培训还是让他受益颇丰。他说:“在土地流转、农产品加工方面,到实地参观交流的收获是单纯看书上课比不了的。”

二是观念性、政策讲解类培训偏少。44岁的益阳市赫山区种粮大户贺学文种粮已经十多年,他告诉记者,自己种田是把好手,在品牌建设、土地流转和生态经营等方面却很外行,而这样的培训机会还太少。

“除了知道该得多少补贴,其它基本不晓得”。这是目前很多农民对于农业政策了解的现状。记者在湖南某市就业管理局的一张培训目录上看到,尽管与农林渔牧相关的课程有20多个,但几乎全是生产技能培训。当地农业局科教处一位负责人介绍:“目前基层农业部门都有自己的专家团队,但主要是为农民提供生产技术服务,政策解读方面确实跟不上。有的政策涉及水利、国土,光靠农业部门一家也说不清楚。”

“现在只学习技术不一定能脱贫或致富,不断更新观念、紧跟市场、及时掌握国家相关政策也非常重要。”怀化市广播电视大学校长邓安生表示,很多农民如今已是“技能达人”,但却算不上“观念达人”。

此外,目前培训课程多乱杂、主体各自为战的现象也较为普遍。

首先是培训“一锅炖”现象突出。“上午养牛,下午养猪,第二天养虾养兔,第三天又是农村电商。”洞庭湖区一位农民曾参加过这样一次培训:把不同需求的上百人集中起来上了十多天课,原本想把大家都照顾到,结果人人都喊“吃不饱”。他说,自己参加的不少培训都是这种“一锅炖”,最希望的还是能就一门课程集中深入学习一段时间,把一门技术摸透摸熟。

其次,课程质量参差不齐。周波告诉记者,有的培训外包给第三方机构,讲得天花乱坠不切实际。“有一次讲美国农业,说有的农场主一年能赚好几亿。我一个年轻人听了都觉得不符合国情,但一些五六十岁的老农民竟然还听得津津有味。”周波直言,这样的培训会给农民错误引导。

再次,自上而下“派指标”,为了培训而培训。一位熟悉农民培训的专家介绍,有一些主体搞培训,是将指标层层下达,再由基层农技站联系村里推荐学员。基层就会推荐像村支书、种养大户和产业带头人这样的“精英人群”参加,结果造成培训重复、“熟脸儿”扎堆。湖南省一位村支书介绍,有一次上面给村里50个培训指标,却要求必须全部来自贫困家庭。村里根本没这么多贫困户,后来经过层层争取,好不容易才取消了这个限制条件。

最后,培训主体互不沟通、各开各课。“其实很多部门都有自己的资源库,哪类农民需要哪种培训在这些库里都有记录,但库与库之间不共享不交流,不仅造成大量培训重复、资源浪费,也让培训效果大打折扣。”一位专家介绍,之所以造成这种局面,某种程度上也与开展一次培训能获得按人头计算的相关经费有关。

针对上述现象,喻宗希建议,国家应指定一个或几个部门牵头整合培训资源,科学规划培训课程。改变目前自上而下派指标的方式,形成便利清晰的报名路径,让农民按照自己的需要和意愿,真正参与到自己想要的培训中。

要分层分级并提供优惠政策。最好是建立涵盖初中高不同级别、针对不同领域农民需求的全方位培训体系。除加强培训基地和师资力量建设外,应为参加培训的农民提供具有一定含金量的证书,并为农民提供与之对应的优惠政策。

充分发挥企业力量。目前,一些涉农企业已将开展培训看作抢占市场的重要手段。比如湖南农业集团下属的高垅航空植保科技公司,在去年和今年春耕期间就已培训“飞防手”超过2000人。湖南省农机局科教处处长齐志刚建议,国家充分挖掘优秀涉农企业的培训潜力,并将行业协会、政府、高校和企业的资源平台有机整合,建立及时高效的培训系统。

优质品种满天飞产业发展步子急

优质品种、生态种植和延伸产业链是农业发展的主要方向。面对这样的新方向,一些地方政府和种粮大户在春耕期间也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但有些显得不够理性,步子迈得又急又大。

首先是优质品种“满天飞”。一些种子企业,一家一年就能有超过十个达到国标三级的品种通过审定,有的将过去的品种稍微做点改良,换个名头继续推广。

一位曾经在农业局工作、后来自己种粮的大户告诉记者,目前优质品种的评价机制并不合理,都是整精米率、出米率、粒型等指标一个个“套”出来,而不是消费者嘴巴“尝”出来的。“稻谷优不优质,最终还是要由口感和市场说了算。”他介绍,目前湖南省的优质稻评审还算走在了前面,不仅有指标要求,还会通过专家现场品尝来盲评打分。

同时,每年推出那么多优质品种并没有形成规模效应,农民都是你种你的、我种我的。这不仅无法形成稳定连片的粮源,有时候甚至让企业也晕了头。“农业部门不知道我们真正需要什么品种,企业又不知道农业部门推出了什么品种,最后不少优质稻成了事实上的普通稻。”一位大米加工企业负责人说。

湖南一位合作社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自己尝试过不少所谓优质品种,但试来试去,市场就只认可“黄花粘”。“尤其广东福建等沿海市场,对这个品种的痴迷可以说到了迷信的程度。”他说,还有一些品种则呈现出“稻弱米强”的特点。“比如‘玉针香’,这是可以和泰国香米媲美的品种,但非常难种,产量也低。即使现在市价超过每百斤170元,农民也不愿意种。”

第二是部分农民热衷跟风。在洞庭湖区的湖南南县,目前“稻虾共养”的生态种养模式发展比较成熟,亩均纯收入3500元以上。这一成功案例引起了湖区其他地方农民的盲从。周波介绍,他所在的沅江市地理和水质条件都比不过南县,但当地很多农户不顾实际蜂拥而上。“不仅搞得沅江市的土地流转费用从每亩500多元一下上涨到800多元,一些流转户还擅自毁约抬价,打击了那些踏实种田的大户。”周波说。

第三是有的种植户“步子太大”。记者发现,“种植-加工-销售”集于一体的大户不在少数。他们流转上千亩耕地、引进多条加工生产线、都想自创品牌,但实际效果并不好。由于资金压力,一些大户已经濒临破产,只能靠补贴和项目资金度日,还有的为了节省成本不仅大量掺杂普通稻,甚至直接贴牌,冒充品牌大米。

 

湖南省粮食局调研员傅仲民指出,优质稻的出路在于品牌,但品牌的打造是一个漫长艰辛的过程,最好是“一区一品”,而非“一户一牌”。全产业链应该有明确分工,不应都揽在一起。“且不说有没有又懂种植又懂加工,还懂销售的农民,即使搞起来了,这个成本也会高得惊人。”他说,地方政府要担负起引导和规划的责任,不要一味鼓吹“生态绿色”“品牌建设”这些看起来时髦的字眼。

同时要在加工环节大力扶植市场主体。没有健康的加工企业,就无法将农户和市场串联起来。2014年,洞庭湖区一批大型民营粮食企业因资金问题相继破产,导致该地区粮食加工行业至今没有恢复元气。“农业必须依靠企业才能形成品牌,没有了民营企业的统一收购、市场营销,只靠农户单兵作战、小打小闹,再好的品种都无济于事。”傅仲民认为,应进一步拓宽企业的融资渠道,建立专门适用于涉农企业的信用考核体系,以及探索多种形式的抵押担保机制和风险分担机制。

市场形势变化快扶持政策须跟上

春耕之前,农民必须提前准备各种生产资料。但记者了解到,一些不法商人变着花样坑害农民的事时有发生,部分农机补贴力度过低、时效滞后也加重了农民的负担。

最近一段时间,湖南省农业农村厅接到多地农民反映,家里来了特别热情的“农资推销员”。他们不仅卖化肥,还承诺有专家提供技术培训和售后服务。有的化肥买30包送15包,如果今年买得多明年还有优惠,甚至表示产量没达标将全额赔款。

记者了解到,最近几年农资跨区域制假售假频发,不法企业或中间商有意避开农资市场和直销店,而选择网络销售或直接下乡进村“打游击”,与农业从业者面对面交易,给监管带来很大难度。而一些合作社和服务组织由于需求巨大,为降低成本,面对低价诱惑难有抵抗力。湖南省农业农村厅一位受访者指出,基层执法部门要积极适应这种农资购销形势的变化,除了加强监管外,还要指导农业经营者鉴别这些“农资忽悠团”,并帮助他们树立“票证意识”,一旦发生纠纷才能为取证提供便利。

除了跨区域“打游击”售假外,正规企业涉假、制假售假“技术含量”越来越高的趋势也很明显。以往的农资案件主要是一些黑窝点黑作坊就地生产销售,但近年来,甚至上市公司也不惜干起违法犯法的勾当。前两年,某农业上市公司为降低制种成本暗度陈仓,在湖南用未经审定的种子品种替代通过审定的品种进行销售。

据湖南省公安厅食品安全支队分析发现,以往的制假售假无非是成分不达标、未获审定资格或套牌等手段。但如今,一些不法分子在农药化肥中添加的违规成分,要经过多次检测才能发现。套牌方式也从“拿我的品种套你的牌”演变为“拿你的品种套我的牌”。一些地方就查处多起将国外公司研发的农药私自添加到自己生产的药里的案件。

“现在的农机动不动就十多万一台,而且更新速度又快,赚来的钱都投进去了,跟个无底洞一样。”不少种粮大户向记者反映,有的十多万元的机器,国家补贴还不到两万元;有的性能好受欢迎的新机器,由于来不及进入补贴目录,干脆没有补贴。

“市面上也有一两万块钱的便宜货,但不仅效果和高端产品相去甚远,而且基本上用个一年多就坏掉,所以大家还是愿意买贵一点好一些的。”益阳市一位种粮大户告诉记者,目前市面上有不少深受农民喜爱的高端农机。一方面,多购买使用这些农机,节省的人力成本就越多,但另一方面直接投入又会增加,常常让人陷入两难。

我国农机行业已经开始从重视数量转向重视质量,相关补贴政策要紧跟潮流。湖南省农机局局长王罗方指出,长期以来我们混淆了农机技术和农机化技术这两个概念,前者的重点在制造能力,后者的重点在转化能力,目前仍存在重视前者忽视后者的倾向。“农业现代化不光要有先进的硬件设备,还要有与之相配套的政策措施,否则就无法让机器发挥出应有的价值。”王罗方说。

齐志刚表示,过去十多年来,农机补贴政策在极大推动行业发展的同时,也使得大批没有核心技术的企业苟延残喘。“现行的补贴政策没有发挥对先进技术和先进设备的鼓励作用。”他建议,首先补贴要偏向“高精尖”,鼓励企业创新。二是地方政府应主动而为,通过“中央财政托底、地方财政追加”的方式对市场需求量大的农机加大补贴力度。

来源: 央广网